>基赫<偶尔写点其他CP。日更?不存在的。

[源基]药箱

*曲梗取自倉橋ヨエコ《薬箱》。
*ooc致歉。
*偏黑暗私设较多,不适者慎点。
*今天也是惨烈的文笔啊,欢迎建议。


<1>

「请给我有效的药吧,能做美梦的那种。」


刘基贤猛然从床上坐起,睡觉前换上的宽松短袖被势头不小的冷汗浸了个透。坐起来的动作过大,大脑因供血不足而昏沉了几秒,眼前也一片漆黑。睡前偏头痛发作的痛感尚存,也就懒得下床去换一件干燥的衣服。他再次躺下试图入睡,却发觉已然睡意全无,不禁微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。


下身清晰的粘腻感,他是明白发生了什么的,也清楚的明白那种事只可能出现在梦中,不会再发生在现实中了。同样是懒得进行清理,先将就着,翻个身闭上了眼。


不过是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罢了,大约是非常非常美好的回忆。


但对于现在的自己,已经不能算作是美梦了。


「喂好痛好痛好痛,你在哪里?」


<2>

也请给我创可贴吧,适合我伤口的那种。」


蔡亨源医生最近接手了一个十分麻烦的病人,大概是受了刺激而引发了精神上的疾病,他总是以为自己身上有许多伤口且能够真实的感受到疼痛,可是身上干干净净的连小小的划伤都没有。他还总是念叨着一个人,不停的寻找着。


更令蔡亨源头疼,准确来说更多是愧疚的是,这位病人,是他的前男友。


虽然分手并不全是自己自私的原因,应该更多是因为他的情感淡漠,可自己在结果上是对他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。


除了尽力治好你的病,我已经没什么能够赎罪的了,对不起。


<3>

「在空虚的小屋里无聊的消磨时间,在捣碎的布丁海洋里哭泣。」
「汤匙,并不是为了盛舀这泪水才买来的。」


刘基贤坐在空空的客厅的地板上发呆已经好几个小时了,天色逐渐变暗,他只好打开了家中的灯,鹅黄色的灯光一瞬间充满了空荡荡的小屋,带来了一丝温暖,不再如之前那般毫无生气。他强忍住本不存在的疼痛,为自己做了甜粥来作为今日的晚餐。


甜粥送入口中却感受不到应有的香甜味道,生理性的泪水像玻璃球一般一颗一颗滴落进粥碗和汤匙之中。


在那之前,本是从来不流泪的。


<4>

「请给我缠上绷帯吧,用来隐藏我的青斑的那种。」


蔡亨源今天要接待他的病人。


这次倒是真的受了伤,似乎是下楼梯时一脚踩空了,身上满是青斑和划痕。蔡亨源从药箱里取出了一卷绷帯,经过酒精进行仔细的消毒后用绷带将伤口小心包扎好。


刘基贤在整个过程中都十分的安静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待伤口的处理结束后,他抬头望向蔡亨源,张了张口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
“想说什么就说吧。”蔡亨源大方的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
“您认识一位叫蔡亨源的人吗?先生。”


意料之中的问题,这应该已经是这个月第十八次问我了。


“我就是。”蔡亨源第十八次这么回答。


听了答案之后,刘基贤摇了摇头轻笑出声,“先生您看起来还挺文静的,没想到这么会开玩笑。”


蔡亨源没有接话,而是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。


感情淡漠的人重新找回了自己的感情,本该是值得庆祝的事情,可惜已然来不及修改结局。


「无法去爱是自由的对吧,代价就是不会被别人爱。」


<5>

「啊啊好红好红好红,夕阳下的窗户掸去灰尘。」
「喂好黑好黑好黑,滴在窗上,梅雨的味道。」


今晚的梦依旧是那段回忆,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。


夕阳缓缓落下地平线之时,两人手牵手走向人迹罕至的小道,步入那间无人居住但精心打扫过的小屋,互相褪去对方的衣衫,第一次坦诚相见。


疼痛与快感并存,不同种体液相互融合,两人激烈的交合,恨不得将对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,成为自己的骨肉。思绪也没那么清明,刘基贤只有一个想法,他想要紧紧拥住蔡亨源,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深吻,永远不放手。虽然没有两情相悦,但是人类追求愉悦感并非错误吧?


再次睁眼时已是深夜,窗外一片漆黑,传来了淅淅沥沥的雨声,雨水迅速有力的击打在窗户上,带来了梅雨的味道。刘基贤缩在蔡亨源怀里,搂住了他的腰,额头顶在他的胸口,闭上眼再次入睡。


现在的我,如果一直活在梦里,也挺不错的。


<6>

「请给我有效的药吧,破碎的恋情也能治愈的那种。」


原本预订为休息日的没有预约的清晨,蔡亨源的家门忽然被人敲响,他强忍睡意从床上爬起来给人开门,发现是自己的病人,刘基贤。没有提前预约突然找上门,是有什么事呢?


“今天不工作哦。”蔡亨源轻声提醒道。


刘基贤笑着摇摇头,开口便让蔡亨源愣在那里,宛如雕像一般。


“亨源。”


这是……他的病已经好了吗?已经能认出我来了啊。


见蔡亨源迟迟没有说话,刘基贤再次开口,“我的病已经好了,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,是时间和你告别了。”


蔡亨源这才回过神来,有些疑惑的望向他。病是好了,怎么就说要走了呢?虽然这个选择大概对两人都好,也太突然了。


“我……”蔡亨源想要说些挽留的话,却被刘基贤打断了。“我喜欢你,可我知道你已经不再喜欢我了,那就让一切过去吧,我们两人都该开始新的生活了。”说完,刘基贤眯眼笑了笑,挥手告别然后转身走向远方。


破碎的恋情无法修补时,放手即是对两人最好的选择。


“……你还是一样的坚决啊,和当时拒绝我的真心时一模一样。”


<7>

「叉子,没有刀之类的不也一样能使吗?」


人不是完美的,人生也不总是完美的,离别导致有所缺失是正常的,而就算失去了,生活也要继续下去。


今天,也依旧在没有你的世界好好的生活着。



END

评论
热度(2)
© シロ@眠れない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