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基赫<偶尔写点其他CP。日更?不存在的。

[源基]紫丁香

*花吐症paro
*ooc致歉
*流水账



刘基贤生病了。


起初是一天清晨起床后感到喉咙中有轻微的不适感,以为是因为最近天气古怪忽冷忽热而患了感冒,便没有在意。过了两三天后喉咙的不适感逐渐强烈起来,却并没有其他感冒的征兆,误会成了咽炎,急忙去药店买了治疗咽炎的药来保护自己这宝贵的主唱的嗓子。服用了几天后却没有什么效果,不适感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变得更加严重起来,甚至影响到了歌唱的练习。看到队友们投来的关心的目光,刘基贤有些慌了,决定下午去医院检查一下是怎么回事。


练习休息的间隙,不适感突然比之前强烈了几倍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喉咙中冲出来,带着那雷雨天大海中巨浪滔天的汹涌势头。手牢牢地捂住自己的嘴,千钧一发之际飞奔进了离练习室最近的洗手间。有些眼熟的淡紫色小巧的圆润三角形花瓣似是自喉咙深处而来,又或是来源于心脏,涌出口腔,飘飞在空中,最终散落在地面上。刘基贤明白了,自己原来是有喜欢的人了。


于是刘基贤就请假了。


他窝在家中,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就像一只在木屑中缩成一团的仓鼠。淡紫色的花瓣仍旧不断从口中涌出,同时不停的咳嗽。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,忍着又太难受,只好任由花瓣喷涌,散落,在地上堆积起来。吐出的花瓣越来越多,刘基贤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,他开始头晕,全身无力,并常常伴有高烧,整日迷迷糊糊的。原本虽然没什么心情做饭,但还能煮个拉面点个炸鸡之类的来填饱自己的肚子,而现在他连坐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,冷的浑身发抖,只能盖着被子躺在沙发上,咳嗽声从未停止过。


有时刘基贤也会想,这些花瓣是从哪里来的呢?感觉上是从心脏,大约是最柔软的地方,那大概就是它们的源头吧。那么这些花瓣又是由什么产生的呢?难道是我的血肉吗?试图站起来称量一下自己的体重,转而想到自己没怎么吃饭肯定是瘦了的,何况根本没力气站起来,就放弃了。完全搞不明白啊,也没有精力去把它搞明白了。


刘基贤感觉自己要与这个世界告别了。


新吐出的花瓣都是混着红色的鲜血的,淡紫色与血红混合,失去了那原有的纯真的感觉。花瓣也不能在空中飘舞了,吐出口便是湿答答的模样,黏糊糊的赖在地板上,和其他花瓣抱成团。好想清扫一下房间,可是已经不可能了。杂乱不清洁的感觉令人难受,厨房里也隐隐散发出食物腐烂的气味,可是无能为力。以前的自己可是最讨厌这种情况的,现在也是。


是想要活下来的,心里清楚的明白这一点。但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?请假的时候,队友们都十分关心,询问请假的原因,知道是因为生病之后送上“望早日康复”的祝愿。那家伙也是,投来了关切的目光,在玟赫紧紧抱着我为我加油打气的时候点了点头,然后却是望向了元虎哥。虽然不甘心但又无可奈何,那家伙果然是喜欢元虎哥的,就算我们常常嘻笑打闹互相嘲笑,我对于他,终究也不是最特别的那个。出道前的自卑找回了我,就算我千般不愿,也只能变成这样。


蔡亨源,我喜欢你啊,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。


按掉响起来电铃声的手机,刘基贤缓缓闭上了双眼。


刘基贤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来公司了。


蔡亨源开始焦虑起来,练习时也心不在焉,错误百出,被老师训了个狗血淋头。申元虎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像是看穿了他的心事,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句“别担心,会回来的”,李玟赫也讲了个笑话,试图让他开心起来。蔡亨源依旧是焦虑的,但还是为努力的队友们尽力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
那家伙可一直是工作非常认真的人,就算生病也会强撑着参加练习,这次居然请假这么久,还音讯全无。他难道不知道这会让人担心的吗?真是个笨蛋。等等,我为什么担心他啊?那小不点不在我面前唠叨也不吵我睡觉让我起床,我应该感到高兴才是。蔡亨源,不要再多想了,要努力练习,提升实力才对。这么告诉了自己,可是没能够达到预想的效果,心里仍是惴惴不安,人也愈发焦躁,紧紧的皱起了眉头。


我不会是……喜欢上小不点他了吧?


蔡亨源拨通了刘基贤的电话。
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的声音响了没几秒,就响起了冰冷的提示音“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,请稍候再拨”。搞什么,竟然不接我的电话,到底是怎么回事?蔡亨源既生气又担心,又一次拨通了刘基贤的电话,拨通后再被挂断这样重复了十几次,刘基贤终于还是接了电话。


“你现在在家吧?”


“...是,我在。”


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二分实八分气,微弱得就快要听不清楚了。蔡亨源眉头紧锁,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。


“我去找你。”


“...哎你别,我……”对方话还没说完,蔡亨源便挂断了电话,他不想听到刘基贤拒绝并且找出一大堆理由搪塞他,只想亲自去见他一面,看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,并告诉他,他喜欢他。


蔡亨源是跑着去的。


他一向不擅长运动,但他已经没有等车的心思了。天空乌云密布,下起了大雨,他也毫不在意,一心向着刘基贤家的方向跑去。一路上他想起了过往种种,签售会上自己抢他零食吃伸出却没有打下去只是作势的手,游戏赢了自己露出的得瑟的小表情,被嘲讽之后假装生气的大叫“呀!蔡亨源!”,和微笑着望向自己的温柔眼神。


你会不会有一丝丝的喜欢我?


到了刘基贤家公寓楼下,蔡亨源犹豫了。

他对于感情终究还是羞怯的,又或是有些恐惧。要是不喜欢男人怎么办?会因此疏远我吗?会再也不和我斗嘴吗?我们会从此变成陌路人吗?或者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那个人却不是我,我到底应不应该告诉他我对他的感情呢?令人烦闷的纠结与不安感。


呼,不告诉他也要去看看他,声音听起来是生了很重的病,至少也要把他送到医院去。雨水从天空中倾泻而下,顺着蔡亨源的脸颊流下来。他踏上楼梯,停顿了几秒,最终还是到了刘基贤家门前,准备敲门的手却迟迟没有敲下,悬停在空中。轻叹一声,上都上来了,还是告诉他吧,怎么说也走到这一步了。


蔡亨源敲了敲门。


“我都说了让你不要来了...还是快点回去吧。”


门还是紧闭着,没有要打开的意思。有气无力的声音这回听得清楚了些。蔡亨源不说话,再次敲了敲门。


“你真是……就不能听我一次话吗?回去吧。”


似是有些哀求的意思,蔡亨源咬了咬牙,第三次敲响了门。


“……快回去啊!咳咳”


吼声嘶哑得有些刺耳,之后便再无任何声音,这一吼大概是用尽了所有力气。蔡亨源停下了敲门的动作。


蔡亨源一脚踹开了门。


满地淡紫色的花瓣被门所带起的气流吹向空中,盘旋着迟迟不落地。刘基贤轻声咳嗽着,吐出带血的花瓣,看向蔡亨源的眼睛里盛满了哀伤。


蔡亨源先是惊讶,继而转为愤怒。“这么严重你为什么不去医院?这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?”


受到质问的刘基贤转过头去不再看他。“治不好的。”


“不说出口,你又怎么知道你暗恋的人不喜欢你?你傻吗?”蔡亨源又心疼又气愤,提高了音量,一拳捶在了墙上。“告诉我,你暗恋的人是谁,我去把他叫来救你。”


“不要管我了。”刘基贤闭眼,手臂搭在脸上试图遮住自己的脸来隐藏表情,还是忍不住咳了几声。


“你不说,我就要自己试了。”蔡亨源坚定的走向他,一把把他拉了起来,凑近吻了上去。


咳嗽声停止了,漫天飞舞的花瓣不再增多,缓缓飘落在地上。


刘基贤回过神来,合上了因惊讶而瞪大的双眼,手臂环上蔡亨源的脖颈,加深了这个吻。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刘基贤的病好了。


一切又变得同往常一样,蔡亨源还是喜欢嘲笑刘小不点,刘基贤也依旧每日唠叨蔡睡神。也有什么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,两人向队友宣布正式在一起了,还戴上了对戒。


窗台上栽种的紫丁香盛开了,羞怯的初恋也终如愿以偿。



END

*HE还这么不好吃的粮是第一次见吧
*想要评价与建议

评论(2)
热度(20)
© シロ@眠れない | Powered by LOFTER